和冬天在一起

发布时间:2015-12-23  来源:  点击:2250

和冬天在一起

◆ 朱亚夫
还有几个月就退休了,在城里呆着也就是呆着,倒不如多去乡下走走。前几天,正好老家那边有点正经事,一个电话打来,我便毫不犹豫地答应:行,来住两天。

  相约议事的是本家一位远房兄弟,住在钓鱼台水库后梢的一个山湾里。从城里赶过去,先得乘大巴六十里到他们乡政府所在地,再又转面的二十里到他们村部,然后蜿蜒步行,崎岖攀登,一路卸衣褪裤六七里。先到的几个人都聚在屋门口一个隈风的石坪上晒太阳,一边嗑着东家的瓜子,一边扯着各家的咸淡。最后几片金黄深红的落叶有一片没一片飘然而下,满树间的鸟叫倒像是跟人比谁更欢欣热闹,淙淙溪水弹奏出绝尘的清音。一群难得一见的芦花鸡乌骨鸡,刨起满地的瓜籽壳觅虫子。皮毛油光水滑的狗,头枕在主人的脚背上养精神。只是我这一到,人忙着起身打招呼,鸡和狗却不知所措地各具警惕状。

  深山老泉,自采自制的高山野茶,一见面就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愉悦,可以说这才叫真正的接风洗尘。只可惜满城的人浪得浊享,银子花得水响,任你怎么推杯换盏,却永远也洗不净那臭皮囊。谁知这里正要举杯轻啜,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,铃声竟是“好一朵茉莉花”。开口便是“赶快过来,上回老地方,中午帮我陪王总喝一盅”。我说“真是不好意思,这回真的来不了啦”。老张一听发急了,几乎是在吼叫道:“别废话,你和谁在一起?”我也不知怎么一张口便很是诗意地回了他一句:“正和冬天在一起”。老张一时犯疑了:“哪个狗日的冬天?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?”我只好如实相告:“春夏秋冬的冬,冬天在乡下。在城里呆着,谁见过一年四季?”刚刚还凶巴巴的老张,竟然一时语塞。

  立体的城市,千城一面,虽然填满名利,但平面的乡村,风光无限,这里才有可以放目远眺的地平线。绿竹虚心,黄花晚节,松柏后凋,芝兰幽芳,四季寒温皆师友。彩霞明丽,纤云舒卷,山水灵奇,行住悠然,俯仰歌乐尽是文章。难怪许多乡下老人,任凭或远或近在城里都有着美好前程的子女,有的甚至是孙子女,怎么千方百计地苦劝都不愿意挪窝。春天里的明媚,夏日里的清凉,和秋后满怀满抱的瓜果且不去说,单就这冬天里满屋场上的太阳,前园的青菜后塒的蛋,灶膛里生了火再去扒拉也不迟。屋顶上炊烟袅袅,水缸里清泉自来。要是什么时候忽然想吃鱼虾,只要傍晚扎上一捆满叶的竹丫,放进小溪的潭边,第二天清早只须随手那么一拽,河虾石鱼便得一小篓。洗都不用洗,直接下锅,这要让城里人吃上,非得馋死不可。你说那没有季节的城市,怎能留得住这些季节里生长出来的心和情呢。如今你要是有机会去乡下走走,见面估摸老人的年龄时,一定要尽量大胆往上猜。否则,你每回都会把人错小十来二十岁的。

  和冬天在一起,和季节在一起,便是和乡情乡恋乡愁在一起。温馨、健康、祥和、慢,意味深长,这才叫诗意地栖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