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好乡镇综治维稳信访工作中心就是扎紧农村社会稳定的篱笆

发布时间:2016-04-30  来源:  点击:2844
经济社会快速发展,新型矛盾纠纷和新的诉求群体出现,不足为怪!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矛盾具有普遍性。矛盾并不可怕,怕的是遇到纠纷,群众一脸茫然,随之非法行事;怕的是政府机制乏力,运转不畅,案件进得来,出不了。乡镇综治维稳信访中心及村(居)维稳信访工作站是安庆创新社会管理综合治理的工作模式,走在全省前列,太湖县是全市的排头兵。由于是新思维,少数干部群众不尽知晓。我总结其优势在于两个“有序”:政府能有效整合行政资源和基层政法力量,形成合力,有序应对矛盾,民间纠纷能进能出,案件不积压,不“库存”;群众能有序理性维权,案件或调解结案,或自觉走上诉讼维权。

      新时期农村大局稳定,百姓安居乐业,绝大多数群众朴实纯良,遵纪守法,乡村工作中我们也注意到一些消极因素:一是少数群众依赖政府的程度增大,对政府期望值加大。当事人之间发生矛盾,双方不沟通交流,而是赌气。你不服我,我不服你。只要发生纠纷,不管有理无理都找政府。用形象说法就是自己撂下一地鸡毛,捡鸡毛就是政府。其实政府不是万能的,只能依法行政,依职权办事。二是矛盾纠纷有上行趋势。在民间纠纷调解中,少数群众稍不满意就找县政府。即使找乡镇政府,习惯于找书记、镇长,更有甚者坐在书记、镇长办公室不走。三是少数群众对政府提出苛刻要求。最常见的是要求政府限时解决。有的甚至给政府下最后“通牒”,几天内不解决就上访。四是部分群众信访不信法。见到矛盾纠纷首先找政府,而不是通过法院依法维权。五是炒作矛盾的人不少。农村外出务工人员多,沿海与内地思想观念有差异。现代通信又发达,一旦家里有事,千里之外的亲戚朋友都知道,这很正常,也应该!但不少人不了解情况,听一面之词,小事弄大,结果是好心办坏事,帮倒忙。六是一些群众的利益观念太浓。只要金钱不要亲情。赔偿数额动辄谈万,几千几万愁了说。

      上列不良现象归根揭底是少数人思想不端正,价值观有偏差,加大了调解的难度,迫切需要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,党员干部按照党员廉洁自律规范要求,树良好家风是责任。试想一想,古往今来,有谁靠纠纷发财?心胸狭窄的人又怎么能发财?当然,矫正人的世界观不是一时半载,做实际调解工作的乡村干部还得面对现实,创新思路,用制度管人管事,清除各类矛盾纠纷(国土部门的相邻权纠纷、林业部门的权属纠纷、公安部门的身体权纠纷等等)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协调机构,各部门孤军奋战,案件容易积压的现状。常见的是公安派出所日常接处警(刑事案件除外)对构成治安案件的当事人依法作出治安处罚(拘留或罚款等),派出所就履行了法定职责。从派出所办案角度看,案件了结了,至于双方民事赔偿,派出所可以调解,但没有必须调解好的法定义务,当事人之间民事纠纷还在,这就是通常所说的“案了事未了”现象。派出所调解无效会劝当事人去法院打官司。现实是当事人不愿意打官司,民事纠纷往往停滞在派出所,派出所受理案件基本上是零门槛,一个110电话,案件就进来了,但出口“堵塞”。乡镇派出所警力有限,民警压力大,没有一个好的疏通渠道。乡镇综治维稳信访工作中心正是破解这一窘境的良方:派出所可以将民事案件提交工作中心,由工作中心采用行政调解、司法调解、警民联调等多种方式调解,疑难复杂案件,工作中心组织综治办、法庭、司法所、法律服务所或镇直相关部门、村委会“会诊”,确定调解方案。经过这些调解过程,一方面赋予了当事人更多的权利救济机会。另一方面案件事实明朗,是非清晰,90%以上案件都能成功化解。即使还是调解无效,当事人对镇、村耐心调解工作态度还是心服口服,这时候劝他们去打官司就是水到渠成,同时,调解记录反映的纠纷,事实清楚,证据充分,为日后法院判决打下了坚实的证据基础,当事人也有信心去打官司。这就彻底解决了案件“出口”问题。 日常工作中,群众直接找政府,根据《信访条例》规定,工作中心就是政府指定的群众来访接待场所,工作中心登记受理后按纠纷分类分流到各职能部门办理,之后对分流案件跟踪督办,重大事项乡镇党政领导到工作中心亲自接访群众。 以上是工作中心对个案的指挥协调,不仅如此,工作中心触角还延及事前、事中、事后,构建预防,处置、调解、裁判四位一体立体化防控体系,在预防功能上,工作中心每半个月,村工作站每星期召开一次矛盾纠纷排查例会。对重点地区、重点时段、重点人群带苗头性、倾向性问题作出预警和防控;处置主要是公安派出所接警处警等警务活动;调解就是上述对个案的调解;裁判就是对调解无效的民事案件由法庭判决。 工作中心今后需加强网格化管理,搭建一个网络平台,让最基层的矛盾纠纷信息第一时间能反映到工作中心平台,做到“一处有动静,各方都知道”,以便及时、迅速地做出反应,各部门还能资源共享,形成合力。 乡村是矛盾纠纷的重要关口,用好综治维稳信访工作中心,就能切实做到“小事不出村、大事不出镇”,就是扎紧社会稳定的篱笆,农村社会稳定就能“一夫当关万夫莫开”。